亚娱体育

健康医疗大数据发展应少些炫酷多些沉稳

如今,全球各国都深刻认识到健康医疗大数据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的重要性,并争相从国家层面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应用,以抢占创新医学研究、精准诊断、个性化健康管理和移动医疗前沿阵地。但需要强调的是,健康医疗大数据建设和发展的归处,必然,也必须和健康医疗领域相谐统一。

2015年以来,健康医疗大数据从最初的明确定义,到国务院将其应用发展纳入到国家大数据战略布局,正在成为未来健康医疗产业发展新的增长极。然而,随着健康医疗大数据的火爆,各种新名词频出,各种新技术标准频现,各种论坛峰会频频举办,可以说,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让人们眼花缭乱。针对这种情况,笔者认为,不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看起来多么酷炫,“健康医疗大数据”的灵魂还是“健康医疗”。因此,在医学行业发展,需要充分结合领域的特点,采用问题驱动与数据驱动相结合的策略,提出目前这个领域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不可否认,我国虽然大力提倡、积极引导使用健康医疗大数据的技术理念,来解决健康医疗领域的重点难点问题,但依然存在诸多难以突破的瓶颈,例如多数地区健康医疗信息难以互联互通;健康医疗数据规范性、可用性不高;健康医疗数据安全隐私有关的技术、共识和法律法规有待完善;健康医疗数据和其他行业数据综合利用度不够等。特别是我国目前缺少基于健康医疗数据的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平台,还处于各自为战的局面,没有形成完整的创新链条,亟待引起重视,进而促进健康医疗大数据的成果落地转化工作,让健康医疗大数据真正转化为数字经济的强大引擎。

此外,还要重视健康医疗大数据发展过程中的安全问题。健康医疗大数据泄露将带来可怕的结果,这不是预言,而是早已有前车之鉴。2015年,美国第二大医疗保险公司Anthem遭黑客入侵,近8000万用户数据泄露,他们的医疗记录面临被破坏的命运;2017年,美国佛罗里达州Health Now Networks公司918000人的医疗数据被泄露,这些基本都是患有糖尿病的老年人,数据泄露,意味着他们面临着电信诈骗、金融诈骗等风险。不仅美国,全球各国的医疗数据泄露事件都层出不穷。

对于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安全性,我国政府和业界都相当重视;但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安全不仅于此。

医学伦理已历经近百年发展,而且在人类医学发展史上有一些丑闻和惨痛的教训,正因为这些丑闻和教训,直到今天为止,人类才建立了非常完备的医学伦理体系和流程。但伴随着健康医疗大数据理念的出现,它对医学伦理本来已经成型的体系提出了新挑战。传统的医患关系和当下提倡的“互联网+医疗”,两者之间该如何界定?大数据收集和使用过程中,是否需要像传统研究一样,在数据收集前让研究参与者知情同意?这样做是否有可行性?如果没有可行性,该如何来解决这一矛盾?

可见,发展健康医疗大数据,需要重塑与之匹配的医学伦理体系,这也是安全使用大数据的重要前提。

此外,“快”是现代社会的标签。短短几年间,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发展也如同离弦之箭,衍化出一片光辉灿烂的景象。但我认为,要给健康医疗大数据更多的时间,多点耐心,因为厚积薄发的健康医疗大数据才能走得更远、更稳。作为从事大数据跨界研究的工作者,我曾在很多场合呼吁: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深度学科交叉。人工智能能够在最近十年出现黄金发展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统计学家和计算机专家的合作。不同学科交叉融合,是科技进步的巨大推动力,在健康医疗大数据领域尤其如此,这也需要每个研究者耐心地坐下来,与不同学科的学者交流探讨,合作共赢。北京大学在国内率先设立了“健康数据科学”二级学科,希冀通过学科建设推动有深度、有内容的跨领域合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河北亿邦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